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六玄网 >
谈谈东方的深度2-科学与宗教
发布日期:2019-09-22 11:13   来源:未知   阅读:

  “神奈子:玩笑先不提,宗教就是理解这个世界所需的手段。科学也好魔法也好都一样,只是学问之一而已。”

  Zun通过神奈子之口,表达了科学与宗教的某种相似性,即理解世界的手段。在神奈子的人物设定中,也有这样的话:

  “人类知道了寿命的概念,便不再相信永远。而且农业上也有了与风雨对抗的手段。对于山来说,已经可以预知火山喷发和地壳运动。翻越大山的危险亦消失了。对,人类已经开始信仰科学与情报了。与此同时,对她们神明的信仰逐渐消失。”

  可以说这段话风神录篇章的主题——宗教信仰被科学取代。外界世界中信仰渐渐消失,所以神明们被遗忘,进入幻想。

  其实被现代社会遗忘的神明这个主题还算挺常见的,比如《神薙》中的女主角产土神(类似中国的土地公啦)。还有尼尔盖曼著名的作品《美国众神》,讲述了美国作为移民国家吸收的全世界民族的信仰,以及与现代文明作战的故事。我一直觉得《美国众神》就是黄暴的北米版东方project…

  若在黑暗中浮现火苗,放在从前,人们必会认为是死者留恋现世的魂魄,或者狐精诓骗人类时的鬼火吧。

  即使科学昌明,想象力的重要性也不会有变。因为科学的大部分是由想象力而生。火苗其实是磷光,抑或是等离子体,又或者是脑的某种机制引发的错觉,这些其实也是想象。

  火苗的真面目,必定存在于所知信息的汪洋大海中。若是没有,只要认定为是一个错误,然后将之抹煞就好。

  可以看到,zun分析了神明消失的理由,即神秘的消失。为什么神秘消失了?因为想象力灭绝了。为什么想象力灭绝了?因为信息时代的来临,人们不需要依赖想象,只需要一点搜索,就能从信息的宝库中获得答案,这个答案往往是科学所规定的唯一解。因此,神秘已经被知根知底。

  之所以说这段文字很有水平,是因为zun点出了现代科学的起源之一——信息传播。十五世纪欧洲古腾堡印刷术的出现,使得手抄本的缓慢和不精确成为历史,廉价化、大众化、尤其是可复制插图(插图复制对于地理学和医学的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对历史有所了解的人也会知道同一时期文艺复兴也与此有密不可分的联系。而文艺复兴,一般被当做欧洲现代性的起源。

  从zun这段文字看,可以发现zun对于这种科学取代一切是带有某种负面态度的。另一段zun早期的文字《幻想乡风土记》说的更加直白:

  “人类文明繁荣了起来。人类已经不再畏惧黑暗了,因为人类已经能够制造出即使在夜里也能把周围照亮的东西了。人类完全盲目迷信于唯物科学,把非科学的世界,也就是妖怪和鬼怪等的世界,作为迷信而排除掉了。”

  人类盲目迷信于唯物科学……这句话挺危险的,其实。在当代的中国,很容易被理解为替“封建迷信”招魂,被人断章取义拿出去批判一番,然后起个标题:“打倒反动神棍太田顺也!”

  以上只是用“上纲上线”开个玩笑。无论怎么说,zun不是什么意见领袖,他也只是抒发下自己的感情。

  的确,在现代社会,(尤其是中国),宗教往往被认为是落后愚昧的存在。无论是引发诸多政治问题的伊斯兰教,在欧美占据统治地位的基督教,还是看似较为温和的佛教和本土道教,都被认为是“迷信”。从小接受唯物主义教育的中国人更是如此,由于某些特殊的历史原因,还发生过“破四旧”这样比较决绝的与传统信仰割裂开的国民活动。

  在这里我不是说要去信教、反对科学。我自己是无神论者,也反对“中国人没有信仰”之类的大话昏话,还认为任何上过高中生物课的人都不应该对转基因技术有一丝怀疑(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我想也不太会有喜欢博丽灵梦的东方爱好者真的去信仰神道教之类的。

  但是,zun说的话是有道理的。我的这篇短文就是想从历史角度介绍一件简单的事,即科学和宗教从来不是对立关系。

  我们在中学可能会学到过许多文艺复兴时期代表正义的科学家与代表落后的教会作斗争的故事,比如说坚持日心说的布鲁诺为了科学献身被烧死之类的。很遗憾这种叙事大多数是不符合历史的,是在十九世纪二十世纪被架构出来的。事实上,在科学发展的早期,大多数科学家同时也是教徒。做出科学贡献的人往往是基督教的教士或者神父——比如哥白尼,孟德尔,牛顿,开普勒,波义耳(包括布鲁诺,他被烧死其实是因为他属于一个异端教派——诺斯替),这点看似有点矛盾。而且这些人是在一方面非常相信上帝的情况下一边理性的、逻辑的做科学研究的。所以,也不要吐槽牛顿晚节不保寻找上帝搞炼金术之类的,信仰上帝的同时搞科研在当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基督教和科学并不是势不两立的关系,只有在部分威胁到核心教义(如达尔文和神创论)和基督教“官方科学”的时候,教会才出来打压。

  这里说到了基督教“官方科学”这个概念。换句话说,在真正的科学之前,被宗教用于解释世界的东西。要知道基督教不只有圣经和福音书之类的教义,还有实打实的“科学”。老百姓需要种地,领主需要盖城堡,贵族需要治病,这些可不是依靠祈祷就能完成的,教徒也不是傻子。教义的作用在于道德和伦理,而人们生产需要实际的“操作系统”。因此,作为受教育阶层的教士们就承担了知识分子的工作(在现代意义的国立大学出现前,欧洲老百姓的教育一直被抓在教会手中,只有教士才有机会认字)。因此,教士也要像人肉百科全书一样,完成各种工作。《冰与火之歌》中的学士就是这种人。因此,可以说是宗教最早完成了基础的科学研究——包括生物学,工程学,医学,数学等等。而且不仅仅是基督教。我们知道由于罗马帝国毁灭,野蛮人入侵欧洲导致大量经典古希腊文献失传,其实基督教后来建立的这一套科学其实都是从伊斯兰国家再次翻译进来的,也就不可避免的受了当时伊斯兰科学研究的影响。之后,文艺复兴时期的教士们来到希腊,再次引进大量古代文献,重新开始了继承古希腊理性的研究。当时的教会有一句口号就是“在万事万物中发现神”,这也许可以说明这些信徒一边搞科学一边保留信仰的确不矛盾。

  在这里,我们不妨捋一下几个概念。科学,其实说白了就是逻辑、精确、可重复的研究,用一个词概括就是理性。而宗教,特别是基督教,不只是非理性的神秘与崇拜,也有理性的观察和分析。可以说,现代科学就是从宗教的理性部分发展而来。那么为什么基督教能发展出现代西方科学呢?因为基督教本身是一个二原的宗教,学术上叫神学本体论二元。也就是说,基督教的最源头,犹太教,是神学的,是非常神秘的。可能对eva有了解的人研究过那些神话、符号、秘密仪式等等。一般来说越是古老原始的宗教越是这样非理性的。基督教是从犹太教发展的,但是在它成为罗马国教、发展壮大的过程中,基督教吸收了古希腊哲学。古希腊哲学,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苏格拉底、德谟克利特、伊壁鲁鸠、毕达哥拉斯等人为代表,是非常理性的,他们的数学、哲学、自然学科几乎具备了现代科学的雏形。通过亚历山大大帝的征服(大帝是亚里士多德的学生),古希腊把这套思想传播到大半个欧亚大陆。可以说,当时谁懂古希腊哲学,谁最时髦,谁最有文化。而基督教成为庞大的宗教后,发现自己不能老搞神迹骗人那一套虚的,就渐渐的古希腊的哲学和原始科学也整合进自己的理论体系,特别是亚里士多德(所以后来伽利略反驳的就是亚里士多德的力学,也就是教会官方科学,这下终于捋顺了),使得基督教也有了理性的一面。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就是,基督教的神秘成分(比如上帝啊,天堂啊,审判日这些)就像手机壳,越炫酷越中二病(上帝发怒毁灭两个城市之类的)越能吸引教徒,但是这东西要有实际作用还是需要操作系统的,基督教就选了古希腊这个linux内核并改造为安卓系统,而我们中国则是佛教/道教/古代神话的手机壳(玉皇大帝,阎王爷),搭配上儒家法家整合起来的塞班系统。西方的安卓系统比较开放,特别注重对于事物的研究,最终一代一代升级进化成为了现代科学。而中国的塞班系统由于种种原因,竞争不过安卓的升级进化,最终被淘汰了。什么?你问ios是什么?某个非常封闭、使用者认为该产品是最棒的、什么事都不愿意世俗化的宗教在看着你。

  当科学越来越精细化、发掘越来越多世界的奥秘后,人们终于渐渐明白,手机壳其实没什么用,只要屏幕越大越好,我们用的是系统和软件。换壳为本的诺基亚倒闭了。手机也都长得一模一样了。抱歉,我继续了这个比喻。我想zun所批判、所抱怨的也是这一点。Zun绝不会反对科学,也不会反对人类文明进步带来福祉。Zun只是在遗憾,那些“神秘”真的不重要吗?手机用起来是都一样,但是长得好不好看真的就无关紧要了吗?(题外话:iphoneX给出了答案。)

  “神秘”当然还是有用的。原因很简单,当代科学的发展超越了普通人的认知能力。即便有超级便利的大众媒体加成(比如搜索引擎,比如thbwiki,比如知乎之类),要掌握知识也需要长期的训练。一个普通人或许一辈子既没兴趣也没能力弄明白马可尼与赫兹在几百年前发现了什么,又带来了后续的什么学科,尽管这个普通人的生活离不开手机和网络。相反,人们回去按照某种非常古老的经验和儿童般的天真理解这个世界。比如说在机房上供保佑服务器不炸之类的,再比如某些氪金游戏里抽卡的玄学。人们总是愿意相信这个。香港马会黄大仙论坛,正如动画《小魔女学园》里有句话:“相信的心就是你的魔法”。

  其实魔法就是这种东西。在科学诞生的混沌期,确实有一部分人以魔法师为职业,他们朴素的研究世间万物的隐秘规律。一本巴洛克的百科全书卷首有这样一幅插图,一颗大树上挂着许多果子,果子之间以铁链相连,而最高的果子上标注着“神学”,图标是上帝的眼睛。此外的果子上标注着医学、物理、数学、音乐、诗学、天文、地理等等等等。这是学科被统一于宗教世界观时期的有趣例子。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个果子上标注着“魔法”,也就是说当时魔法的确是一个学科。那么魔法研究什么?那副插图上魔法对应的图标是向日葵。也就是说,当时的人们不理解向日葵为什么对着太阳,他们认为这一定是种隐秘的规律,也被称为魔法。当时魔法师研究的主要问题有几个,除了植物向日性,还有磁石的磁力,月亮的与潮汐,乐器的共振现象等等。总之,这种“无法视觉化也难以徒手测量”的联系,就被成为魔法。或者用个专有词来说是就是“共感”。

  比如说,太阳作为最大最高级的天体,是明亮的黄色,就如同黄金,那么太阳就与所有黄色或金色的东西有关。太阳使公鸡打鸣,表明两者有关。狮子是黄褐色的,是最高级的百兽之王,同时雄狮子有着太阳散射状的鬃毛。另一方面,狮子的勇敢又对应于心脏。那么我们得到了太阳、向日葵、心脏、黄金、黄色、公鸡和狮子都有某种共同特性。那么魔法师就开始可以把这些类比关联变成可利用的操作性关联,比如把黄金或向日葵用作治疗心脏的药物。当然结果可能是失败的。就像看着某个电视剧抽出某张稀有卡一样,导致所有人想抽卡都去看这个电视剧——在这点上,人类真的没怎么变。

  “卫星鸟船上建造了天鸟船神社。也算是为了宇宙的交通安全而祭祀用的。或许是类似于为了在大洪水的时候,让成对的动物搭乘的诺亚方舟的形象也说不定。

  现在,我们可以理解zun的意思了,zun不是说我们会回到用向日葵治疗心脏的时代。Zun是说,即便我们的建造了鸟船空间站这个现代科学的结晶在轨道上旋转,也会有“人”在上面设置一个用于祭祀的神社——有什么坏处呢?在这个时代,或许还是件浪漫的事。我想,东方project的目的也正是在于此。从前,无数种宗教,无数种神话,构建了无数种“世界图景”,有的世界里有着永恒舞蹈的神,有的世界里不断进行光与暗的战争,同时,这些图景之间也互相融合、吸收。然而当科学出现后,这些图景都被破坏殆尽。科学是无法与任何其他图景相容的。科学提供的图景就是——在几十亿年以后,星球因为物理效应毁灭。在承认这种图景的正确性后,也不免有人认为这有些无聊。同时,由于一战二战的巨大损失和当今世界的危机四伏,也有很多人在想,当我们走上科学的正轨之后,为什么世界在某些方面仍然有巨大的缺憾?有什么可以反思和补充的吗?这就是所谓的后现代。Zun无疑是一个后现代主义者,这顶高帽子是戴定了。Zun对于古代宗教神话的重写至少吸引了一部分人的兴趣,继续戴高帽子的话就是“对现代性的抵抗”。不过,或许更多人只是喜欢看本子而已。

  再说一次,zun不反对科学。科学也是可以有华丽的手机壳的,那就是科学幻想——科幻。Zun是很喜欢竹本泉的科幻作品的。当然,只要带有幻想,也一定会是有些神秘的,所以科幻绝不是科学。科幻的概念发展后,我们也可以在许多作品中看到宗教,比如说乌托邦这个极具基督教伊甸园色彩的概念。再说一句,科学与宗教是分不开的。

  当然,要是继续谈科学与宗教,另一个概念就不得不提了——那就是资本主义。现代性和资本主义是相辅相成的,是一对好兄弟。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也谈了宗教与资本主义形成的必然相关。而科学,来自于宗教,则大大加速了资本主义体系、以及全球化、殖民的进程。假如有空,下一篇文章我会写写东方project和资本主义,尽管这两个词看起来没什么联系。

  楼主说的很棒!但作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来说,我认为宗教与科学不仅仅是分不开的关系。在某些方面,它们存在着某些联系。有一些学者写的书,比如《物理学之“道”》中就说了东方神秘主义,也就是印度教,佛教与道教深层次的思想与现代科学的神奇联系。这里说的是这些宗教学术内容的东西,并没有指宗教如今演化出的有些迷信的表层现象。如果楼主感兴趣的话,可以了解一些。

  • Power by DedeCms